返回

我的司令夫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7章:上衣脱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司慕到顾家时顾家众人还在楼下他们吃完饭都要理性坐一会儿再各自上楼。··暁·说·

    “少帅您吃饭了吗?”三姨太热情待客想给顾轻舟做脸免得司慕觉得顾家的人没礼貌。

    司慕点点头。

    他不能说话这件事顾圭璋其实不太清楚所以顾家其他人也不知道。

    司慕不言语显得特别清傲而且目中无人。

    “走吧。”顾轻舟对司慕道“我阿爸还在休息以后再过来说话。”

    司慕颔首。

    他们两个人走出去顾缃冷冷在身后道:“看那少帅的样子把顾轻舟当女佣一样!”

    她觉得司慕瞧不起顾家也瞧不起顾轻舟。

    三姨太和四姨太也不好反驳因为司慕看上去就是那样。

    太冷了一句话也不肯说着实没把顾家放在眼里。

    这些议论纷纷顾轻舟不知道。

    司慕在城里也有别馆。

    他这别馆装修得还不错三层乳白色外墙的小楼高大的院墙缠枝大铁门上爬满了藤蔓这个时节没了叶子只剩下深褐色的藤。

    司家的男孩子都有别馆这也不怨他们。他们家是督军府--那是岳城的军政重地有诸多不便。

    房子外头看着不错里面就乏善可陈根本没有装修。

    客厅摆放着两张板凳。

    一点也不夸张空空荡荡的屋子里放着两张板凳而已。

    顾轻舟愣了下:“这是你的别馆啊?”

    司慕颔首。

    他明白顾轻舟的疑惑故而前头领路把顾轻舟带上了二楼。

    二楼也简单好歹有个会客厅。

    司慕的会客厅比起司行霈的别馆更是古朴--木制的靠椅左右摆放着中间是黄杨木的茶几。

    这是古式的客厅没有半分西洋化的痕迹。

    司慕在桌子上写字:“诊脉?”

    他问是否现在就开始诊脉。

    写得简单他都懒得用笔了直接在桌上写画。

    顾轻舟道:“上次诊过了你的病短期内不会有变化我可以直接跟你说诊断结果。”

    司慕点点头。

    顾轻舟清了清嗓子开始辩症:“一般失音症都跟肺、肾有关。古时医案上说‘肺为声之门气为声之根’金实则不鸣金破亦无声。

    肺与肾将气上达咽喉鼓动声带而出声。··暁·说·我听说你在德国的时候换过数家医院看过无数名医都说你的声带正常对吧?”

    司慕颔首。

    这是实情老太太告诉过顾轻舟。

    “那么我们就可以肯定你不能说话问题不在声带而是体内的肺与肾我这个诊断你同意吗?”顾轻舟又问。

    司慕再次点头。

    这个分析司慕很同意因为他确定声带是完好无损的。

    “既然是肺与肾气的原因那么就存在虚症和实证的区别。”顾轻舟又道。

    这次她不等司慕插嘴继续道:“我先说实证。”

    她实在排除。

    她先说实证就意味着司慕这病是虚症。

    司慕心中很明白静静听她的分析。

    “.......肺实是指肺气内遏寒气客于会厌开合不利故而无法出声这是实证导致的声哑。然而实证此例会有风寒痰症你没有这些定然不是实证。”顾轻舟又道“然而在中医治疗此等疾病时很容易就会用实证去考虑。”

    司慕就懂了。

    怪不得以前也看过中医都没有治好原来是当成了实证。

    “我个人诊断你的声哑乃是虚症。你脉沉迟微弱是肺燥、肾虚。我想你当年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口气屏住没有透上来。

    受到大惊吓的人都会有短暂一瞬间透不上来气。然而你当年就有气虚、肾弱的问题一口气没有上来大气原本就虚损顿时就下陷。

    大气一旦下陷就无法上达咽喉而鼓动声带这不是精神方面的疾病只是大气下陷而已。

    大气下陷慢慢形成了屏障与胸口大气再也无法上传咽喉就一直气短、声带无法鼓动。”顾轻舟道。

    这是她的诊断。

    她对自己的诊断很有信心。

    说罢顾轻舟看着司慕等待司慕的回应。

    他相信的话顾轻舟可以给他整治、开方子。

    “我的诊断你相信吗?”顾轻舟问。

    司慕仍在桌子上用手指写字:相信。

    顾轻舟看完道:“既然你相信那么我给你开个药方。”

    因为是诊断顾轻舟的手袋里准备了纸笔她拿出来写了药方。

    “生箭芪一两、当归四钱、升麻二钱。”顾轻舟写好递给了司慕看。

    司慕看罢颔首。

    他其实不懂具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