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司令夫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564章 我摸你是堂堂正正的(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第564章我摸你是堂堂正正的

    电话里是司行霈温醇的声音。

    这声音时常在顾轻舟午夜梦回时给予她安慰此刻却听得如此刺耳。

    司芳菲突然的来电这般凑巧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顾轻舟已经被司芳菲怀疑了。

    新月如钩四周繁星点点衬托着墨色夜穹。

    吹进子的风还有木樨残留的清香亦添了一份凉意。

    顾轻舟拢了下披肩。

    “.......你知道督军会引荐谁继任新的市长吗?”司行霈在电话里道。

    这就是司行霈想告诉顾轻舟的秘密。

    顾轻舟很想知道此事也关乎岳城可她现在毫无心境。

    她把话筒放在耳边歪头一下下捋着披肩上的长流苏。

    她把流苏一下下的打散再一下下的结拢轻轻应着司行霈的话最多是“嗯”一声再无其他。

    她眼前总是闪过司芳菲的脸以及她依靠着司行霈撒娇的样子。

    顾轻舟这时候就明白当初司行霈是如何吃她和顾绍的醋的。

    然而她那时候觉得司行霈变态至今也觉得吃这种醋不上台面。

    顾轻舟从骨子里有点坚守她始终知道什么事不能做、什么话不能说。

    她不会表达这种醋意。

    “是贺明轩。我得到了情报督军会选贺明轩继任市长文件送到了政治部已经批复下来了。”司行霈道。

    顾轻舟回神反问了句:“岳城财政部总长贺明轩?”

    司行霈笑道:“你还记得他?”

    顾轻舟的柳眉轻蹙。

    她不是记得贺明轩而是记得贺明轩的女儿贺晨茹。

    年初的时候叛将周成钰伙同德国人害司慕被司慕处死结果周成钰的情人贺晨茹找顾轻舟报仇。

    顾轻舟反将一军让贺晨茹的丈夫和公公都来看看她的鬼样子顺便也找了贺晨茹的父亲贺明轩让他看看自己女儿的失态。

    那天顾轻舟就见到了贺明轩。

    后来贺晨茹下落不明。

    “记得呢。”顾轻舟淡淡道“他六十多岁了还能担此重任吗?”

    督军把岳城的财政交给贺明轩足见对他的器重。

    这次也是临时换人且是很重要的职位岳城的舆论动荡那么大百姓会担心其他人是否也危及他们的生存。

    此情此景之下就需要一个德高望重的人让百姓信任的人。

    “.......贺明轩年纪大了在岳城风评很好而且持重!督军现在要的不是能做什么大事的市长而是能稳定人心的市长没人比贺明轩更适合了。”司行霈道。

    贺明轩这样的年纪足以平息百姓们的担忧。

    顾轻舟想着贺晨茹的下落不知她跟贺家又是什么光景。

    她心思微动情绪都藏在眼波中没有再说什么。

    “我知道了晚安。”顾轻舟道。

    司行霈却握住电话不肯松手:“轻舟你是否有事瞒着我?岳城没有半分损害你反而赚得盛名应该高兴才是可你的心情非常不好。”

    顾轻舟的那口气堵在胸口上下不得。

    沉默一瞬她说:“我想念我的亲人了。我的乳娘我的师父........”

    司行霈那头屏住了呼吸。

    顾轻舟的心情有点潮湿。伤感似潮水一下子涌上来淹没了顾轻舟也淹没了司行霈。

    “晚安。”她道。

    “轻舟晚安。”司行霈这次没有在坚持。

    挂了电话顾轻舟的情绪并未好转。

    她带着木兰和暮山出去散步走了很远的路走到了颜公馆门口并未进去;回来时路过颜洛水的家听到了钢琴声还有颜洛水两口子的笑声她亦没打扰。

    洗了澡躺下顾轻舟做了个梦。

    她梦到了一个夜晚。天气寒冷风裹挟着寒雨往人身上浇。

    顾轻舟很冷不停的跺脚。

    她的手脚很小低头可以瞧见自己红色的小皮鞋乳白色的防雨斗篷格外鲜艳。

    不远处有个店铺。

    店铺点着昏灯橘黄色的灯火冲淡了夜幕似一进暖暖的锦裘披散下来;店铺是印花棉布门帘白雾氤氲而出混合了红豆的清香。

    “我想吃红豆糕。”顾轻舟这样说。

    一只纤柔嫩白的手塞了一把纸币给她。

    她扬起头想去看给她钱的那个女人的脸可惜她的身子太过于矮小又是夜里什么也没看清。

    她踩着积水的地面高高兴兴跑到了铺子里。

    捧着热腾腾的红豆糕她站在檐下吃。

    暖流徜徉她很舒服舒了口气浑身都暖和了。

    檐下的台阶上坐着一个男孩子看上去十几岁非常的漂亮英俊比画里的人还要精致。

    他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

    他眉头紧锁双目似有严霜。

    他看上去很伤心快要哭出来似的。

    顾轻舟上前指了指他的眉心问他:“你怎么不哭呢?”

    远处有人喊她:“轻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