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司令夫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45章司行霈的偷袭(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腊月二十六司督军带着司夫人和孩子们都回来了。

    司督军对顾轻舟和司慕道:“你们也别两处跑了过年就住在这里吧。”

    顾轻舟的面容含笑。

    司芳菲看了眼她。

    司慕道:“好啊。”

    顾轻舟不看他只是对司行霈道:“那阿慕住在这里吧我还是回新宅。阿爸我认床。”

    司督军对顾轻舟的宽容几乎到了溺爱的地步当即道:“过年是事多要睡好。既然认床你还是别搬了。”

    司芳菲低垂了眼帘不动声色。

    司夫人啧了声:“能有多认床......”

    “孩子们有自己的习惯!”司督军立马道。

    此事无疾而终。

    司慕虽然答应了顾轻舟不住他自然也不会住的。

    两个人乘坐同一辆汽车回去顾轻舟抱臂独坐整个人陷入黑暗中。

    司慕坐在她身边能闻到她头发里的清香心中浮浮沉沉竟然完全静不下来。

    “......我知道你开不了口。”司慕突然道。

    顾轻舟回神。

    她知道司慕想说什么。

    她和司行霈的事至今都无法告诉司督军。

    顾轻舟渴望亲情。司家给过她亲情的除了老太太就是司督军她很照顾司督军的感受。

    故而她说不出口。

    “你想太多了我们是打算过了年再说。”顾轻舟淡淡“司慕我和他已经订婚了。”

    司慕没言语。

    车子到了新宅时下起了薄雨。冬日的寒雨处处的虬枝瑟瑟冷意沁入袖底。

    顾轻舟下车时副官撑了伞过来。

    司慕突然快步上前接过了伞。

    他和顾轻舟立在同一方的伞幕之下门口路灯橘黄色的灯火透不过油布雨伞的严密伞下一片黑暗。

    他们并肩而立。

    司慕和顾轻舟很近进到能闻到她的气息——有点暖的玫瑰清香。

    顾轻舟没有退缩。

    “顾轻舟你曾经是我的未婚妻!”司慕一个字一个字道。

    顾轻舟脸色微沉:“然后呢?”

    “然后你爱上了司行霈你有错在先。”司慕道。

    顾轻舟抿唇。

    她曾经的确这样想。

    可慢慢的她习惯了负罪感她没有再如此作贱过自己了。

    和司家约定的是她的母亲。

    新派的报纸上时常会批判一件事:包办婚姻。

    顾轻舟和司慕就是包办婚姻。学习过新派自由思想的人说这是陋习。

    她是老派的人却愣是接受了这一点。

    她不是欠债的人她是包办婚姻的受害者。

    司慕若是苦主非要揪住一个伤害他的人那么应该算在他的父母和顾轻舟的母亲以及过去的那个时代头上。

    在德国五年的司慕应该比顾轻舟更时髦更懂得自由和民主。

    他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我没有错。”顾轻舟抬眸。

    眼睛适应了黑暗顾轻舟的视线里司慕面颊的轮廓一清二楚她只是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不承认罢了。”司慕冷冷道“哪怕你不承认你也是错了。”

    顿了下他道“我曾经也有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