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的司令夫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27章 女儿的不安(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她跑回了卧室紧紧锁上了房门又把窗户锁紧还搬了椅子抵住房门。

    她缩在床上泪如雨下。

    卓莫止没有敲门而是在门口坐了一夜。

    客厅和卧房的门口地龙烧得暖暖的这一夜倒也不寒冷。

    程渝睡了一觉早起时怎么也找不到昨晚的心境了。她把昨天的种种回忆了下好像是自己扇了他一巴掌开始的。

    她打开了房门。

    卓莫止站起来望着她:“我昨天太失控了向你道歉。阿渝是我打伤了高桥荀可我没有杀他。”

    程渝心灰意冷。

    她摆了摆手:“算了。”

    程渝摇铃喊了佣人进来布置早饭。待佣人摆好了早膳时她慢慢吃着。

    昨晚疯狂的卓莫止程渝不太愿意去回想总感觉很可怕也感觉他跟此刻的人没什么相似。

    脖子上有点淤青甚至喉咙微痛那是他昨晚弄伤的。

    “你吃了饭就先走吧最近都不要来了。如果我想要找你会打电话给你。”程渝道。

    卓莫止没有讨价还价也没有反驳。

    他道:“嗯。昨晚的事是我不对我再次跟你道歉。”

    程渝摆摆手。

    卓莫止先出去了。

    程渝的手轻轻在脖子上按了按饭就彻底吃不下去了。

    她去找顾轻舟。

    她把脖子上的伤给顾轻舟看。

    顾轻舟的脸色就沉了下去道:“他这算是暴力了。如果你不知怎么处理交给我。”

    程渝道:“是我先打了他一巴掌他才这样的。再说了他只是不让我动并非伤害我。”

    她替卓莫止说话。

    亦或者说程渝没想过把自己和卓莫止的矛盾转交给顾轻舟。

    顾轻舟如果觉得插手朋友的感情很合理她早就说了高桥荀的事。

    既然顾轻舟无法启齿此事让她去做仍是叫她为难。

    程渝不屑于替任何人考虑除了顾轻舟。

    “出去吃点好的行不行?”程渝问顾轻舟“不管是卓莫止还是高桥荀亦或者孝云我都要丢在脑后。”

    “孝云是谁?”顾轻舟问。

    “是卓莫止的表字。”程渝道“他昨晚非要让我叫他的表字。”

    顾轻舟心中诧异。

    程渝打断了她的思路:“去不去?快想想去吃什么?”

    “天这样冷最好去吃羊肉锅子。”顾轻舟道“我知道一家羊肉锅子做得好还有烤全羊。”

    “那好那就去吧。”程渝道。

    他们俩出门还遇到了康昱、叶妩和康昱的妹妹康暖。

    难得遇到康家的人。

    “轻舟姐我是好久没见到你们了。”康暖笑道“前不久我得到了一本医书不知对您可有用还想着送给您呢。”

    “不用如此客气。”顾轻舟笑道。

    康暖道:“那我明天拿给您?”

    “也好我明天设宴你们都来玩。”顾轻舟道。

    康昱道:“我肯定去。晗晗从平城回来之后心情好多了我也带上她吧。”

    叶妩也道:“正好呢。老师我早上就过去帮你一起安排。”

    顾轻舟笑笑。

    众人就说起了明天的宴席。

    程渝也很高兴。

    几个人凑在一处吃起了羊肉锅子傍晚才散了回家。

    不成想回去的时候下了薄雨。

    冬天下雨简直比下雪更冷还带着湿意。

    程渝道:“明天怕不是请客的好天气。”

    “无妨家里多准备几个暖炉地龙也烧旺一点。”顾轻舟笑道“下雨天才有趣呢。”

    程渝就不再说什么了。

    翌日中午时大家络绎到齐了。

    康昱他们九点多就到了而康暖到十一点四十才到。

    全部围坐在一起顾轻舟起了牌桌问他们是打梭哈还是打麻将结果他们都要打梭哈。

    康暖却显得心不在焉。

    叶妩问她:“暖暖你怎么了?”

    在场的有自己的哥哥和未来嫂子也有堂妹顾轻舟和程渝更是挚友康暖什么话也不能说。

    “没事没事。”康暖看了眼康昱非常保留。

    早上的时候康昱先去接了叶妩康晗也很早起来了故而先跟康昱走了。

    康暖起床比较晚而且梳妆打扮就落后了几步。

    不成想等她出门时正好遇到了她父亲。

    这也就是为何她迟到那么多。

    康家的二老爷早早出门。

    这很罕见。

    况且天下着小雨二老爷是最烦这种湿答答的天气。

    平日里遇到这样的天气他多半不会出门。舒舒服服的坐在家里让佣人沏一壶好茶将儿女们叫来关心一二扮演一下慈父传导两句人生经验。

    虽然他的人生实在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可今日他却忽然换上皮鞋捏着一块点心一边吃一边出了门。

    打算去司府拜访顾轻舟的康暖见了吃了一惊开口问道:“父亲您出门有事?”

    康暖也没想到会在门口碰到自己的父亲。

    二老爷康连节不受康老爷子器重整日无所事事他可以说是府中最闲的一个人了。

    这雨天他能有什么事非要出门?

    康暖了解自己的爹没有什么本事又惫懒交的朋友也都是太原府的富贵闲人。

    他偏偏觉得自己跟那些富贵闲人们是不一样的看不起他们。

    平日里一起打牌也就罢了断不会在自己讨厌的天气出门会他们的。

    再说了如此天气那些闲人们大概也不会出门交际的。

    “当然有事你父亲我今天要去办一件大事!”康连节看向女儿眼里有些隐藏不住的得意。

    他很高兴。

    自从康暖和刘见阳退亲、决定去留学之后他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康暖都不爱搭理来掩饰他内心的愧疚。

    今天却不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