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99章 这场面我见过(下)(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大殿中央。

    杨广盘腿而坐,在之前都是一副运功假寐的模样。

    这一刻,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猩红布满血丝的眼睛,代表着杨广最近很长一段时间的睡眠都不好,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显得极差,这种情况下出现暴躁易怒弑杀什么的都不会让人有任何的意外。不仅如此,就拿刚刚那种诡异的反应慢一拍的动作,就让白少棠想起了独孤凤的形容。

    祖孙相对。

    半晌。

    谁也没有说话,只有那灯油燃烧时偶尔出的噼啪响声。

    许久。

    杨广挪动了下身躯,目光炯炯的盯着那藏身在黑衣中的皇太孙,脸上流露出奇怪之色。

    “朕没想到。”

    “当真没想到孙儿你比朕想象的还要聪明,还要富有心机。”

    “看着你,便让朕想起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真的好像啊!”

    心怀感慨,杨广的脸上流露出怀念之色,微微眯着的眼睛似乎在回忆过往自己年轻时候的风光。

    面对这份感慨,白少棠却是不敢有丝毫的感慨回忆,若是前任自己还在的话,倒是有可能来上一幕祖孙情深的场景,但在前任自己莫名死去后,再加上独孤凤的提醒白少棠有了相应的猜测,现在的他是真正意义上见识到了天家无情。

    “是啊。”

    “皇孙也没想到。”

    “祖父会是这般无情,会是这般狠辣。”

    “您将皇者无情这四个字演绎到了极致。”

    白少棠摘下头上的兜帽,露出了本来的面貌,目光在杨广身上停留,上下打量着眼前陷入这种诡异状态,好像离老年痴呆不远的祖父,嘴上则是回击了之前杨广的话。

    “噢?”

    努力的睁大眼睛,杨广似乎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前倾着身子,呈现出一种猛虎欲扑的姿态,咧嘴笑道:“果然,孙儿你的才华足以匹配你的身份,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那么,你现呢?”

    “可是……”

    猩红的眼睛好似充盈着无穷无尽的杀意,那遍布的血丝看起来让人觉得狰狞不已。端正了身子,杨广低头,目光落在了地上,轻声道:“现在的你又是谁呢?”

    面对这个问题,白少棠自是给出了答案:“我自然还是我。”

    死去的不过是前任不小心的自己。

    “只怕正邪两道都从没料到祖父您的真正实力。”

    “慈航静斋想不到。”

    “阴癸派更是不会去猜测。”

    “邪极宗会将魔门最高秘籍拿出来赠人。”

    “天下间除去邪帝向雨田外,还有一个人将道心种魔大法练出了名堂,以自己的理解练到了极高的境界。”

    “原本这天下间并不是什么三大宗师,而是四大宗师。”

    “祖父您才是那一个不为人知的大宗师。”

    “当然,现在您不是了,甚至连自身都快保不住了。”

    “祖父您问我是谁?那么现在的您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白少棠反问的话语如针直接扎向了杨广,让对方一时间沉默了下来。

    失败。

    最大的失败。

    眼下杨广这般结果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杨广自己非常清楚。

    一个大纰漏让他原本备好的计划彻底出现了问题,甚至反噬到了自己。灵魂重创,渐渐的杨广就现自己开始变得一点一点的都不认识自己,已然逆转的功法早就停不下来,本不该在这个时候产生效果的道心种魔大法提前启动,这完全让杨广一时间措手不及,可他面对这种结果也只能无能为力。

    所以他才问自己的皇孙,你现在是谁?

    因为他虽下了魔种,但从未想过要杀掉自己的孙子。

    杨倓身上的意外,反弹到了杨广的身上,这才是现在局面的罪魁祸。

    也幸好他杨广早作了安排。

    狡兔三窟。

    魔种自然不能赠与一人。

    只是想来最后的结果可能与他准备的可能不太一样,因为杨倓身上的意外使得效用提前启动了。

    “……”

    目光闪烁,杨广的视线落在杨倓的身上,在这一刻,他的脸上只有冷漠,压根儿看不到身为祖父该有的温情,“看来,孙儿你对道心种魔大法很是了解。”

    杨广没有询问杨倓为何年纪轻轻就会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在他投放在孙儿身上的魔种出问题的那一刻,杨广便知道了答案。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