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40章 我也是一个天才?(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边不负,死了。

    当这个消息落在闻采婷耳中,被她亲自确定的时候已然是第二天后。

    城外,枫叶林。

    闻采婷带着小暄暄以及她的师侄白清儿来到这里的时候,见到的是便是让女人都会感到胆战心惊的场景,若是一般的女儿还会忍不住的捂住眼睛。可惜,三人都不是一般人。

    闻采婷和白清儿乃出身阴癸派的妖女,眼前此景不算什么。

    至于小暄暄本来是想着琢磨着表现一下自身的紧张的,但仔细一想,她也算是见过宇文府那地狱一般的场景,这个小景象压根儿没有多大的杀伤力。于是,她别扭了一下,立即保证了常态。

    只是在师妃暄的心里则是闪过果然如此的念头来。

    原来当初在猜测中只是以为燕王杨倓与阴癸派双方各有心思,但她还是没有料到竟然是直接对阴癸派身为长老的魔隐边不负下手了。

    眼神悄悄的瞥了一眼白清儿,师妃暄现对方的脸上也带着意外惊讶之色,只不过在眼眸中的那道确定的眼神并不让师妃暄意外。

    显然。

    白清儿也提前知道了边不负的结局。

    闻采婷目光从那无头之躯上收回,视线更是在对方右手抓着的莫名之物上一扫而过,边不负如此惨烈的死法,让闻采婷心头莫名的爬上了一丝冷意。

    边不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同为师姐妹一代的人又岂会不知?

    可就是这样一个淫邪之人竟然选择了这样的做法,生生的折断了自身的男根,那是需要到什么样的地步才会做出这样绝望的选择?

    而且目光扫过四周,闻采婷从这地面上的痕迹上来看,她几乎肯定在当时并没有生多大的打斗。

    见到的是边不负突然停下的步伐,随后似乎又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立即掉转头逃亡,但奇怪的是在逃了一段距离之后,他人又折了回去。是什么样的情形会让一个色魔遇到危机的时候放弃逃跑,从而迎向了致命危机?

    从地上痕迹来看,似乎是边不负就那么直挺挺的迎向了对方,甚至对方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

    然后——

    就那么随意而简单的取下了魔隐边不负的脑袋。

    闭上眼,在闻采婷的脑海里霎时被她自己勾勒幻想重现出了边不负死时的场景。

    一个老色魔。

    一个被逼的折断了男人尊严地步的人。

    那么杀边不负的会是谁呢?

    有一点可以肯定。

    当时出现在边不负面前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那么有谁会吸引边不负的注意力?

    在这段时间里,闻采婷与边不负两人一直负责在追逐寻找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的身影。

    真正能勾引边不负出城的只有一个人。

    那便是受了伤的师妃暄。

    可!

    闻采婷想不明白了,如果是慈航静斋的传人,再怎么样边不负也不应该是如此凄惨的死法。

    一旁。

    白清儿和师妃暄已然知道了出手的人是谁了。

    一枝独秀,月倾池。

    白清儿之所以肯定是她早在之前就从师姐婠婠的神情与语气中,加上以前在彭城的时候亲耳从燕王杨倓嘴里听说过,出手之人理应便是月倾池,那个将宇文府上下满门杀绝的可怖杀手。

    燕王殿下手上最为锋利的一柄剑。

    月倾池,美吗?

    很美。

    出身阴癸派的白清儿哪怕再将姹女大法修炼得高深,哪怕是对师姐婠婠也心怀不屑,但在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白清儿竟然没有任何的反抗心思。

    模样。

    气质。

    武功。

    身材。

    她几乎完败。

    现在想来,定然是师叔边不负看上了月倾池的美色,精虫上脑所致……

    啧啧啧。

    心中暗赞,白清儿差点笑出声来,嘴角那微扬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去,加上面色上还是保持着悲哀之色,看上去显得颇为的怪异。

    有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