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63章 秦川(中)(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燕王。

    皇太孙。

    杨倓。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秦川很奇怪,也很想知道这个能在那种危局之下绝地翻盘,夺得原本属于宇文阀的地盘和军队,更是将宇文家的人尽数杀绝的狠人。

    在出山前,有长辈说这个燕王可能是比杨广还要可怕的存在。

    提起了当初在他未消失在洛阳的时候,那高傲自负的疯狂表现,便吸引了不少的人的目光和注意力。

    世家门阀。

    军方。

    以及江湖上的门派。

    为此,那杨倓在之前召集了不少的人才,直到他被禁足,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囚禁在了王府中之后,这才散去。但眼下,当杨倓夺得扬州之后,曾经不少的人已经开始朝他这里而来了。

    本来慈航静斋与佛门还不会太过在意,但是在自己的传人师妃暄在江都众目睽睽之下道出真命天子,完全出了他们的安排。

    秦川非常清楚的记得自己那天在师门里看到师傅梵清惠那张一直以来都显得极为平静的脸上出现了难得一见的惊愕之色。

    恍惚。

    不明。

    意外。

    担心。

    种种表情在师傅梵清惠的脸上来回的变幻。

    师姐师妃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身为师妹,一直被压了一头的秦川又如何不知道?在师门中,师姐妹两人的关系亦不错,彼此之间的存在就如同当初师傅梵清惠和师伯碧秀心一样。

    当初也正是师伯碧秀心出了问题,师傅梵清惠才走出了山门。

    眼下。

    师姐师妃暄出现了问题,那么她秦川身为师妹也该出山了。

    事实上,慈航静斋一直以来的传统都是保持着两个传人,做着双保险的举措。只不过慈航静斋没有阴癸派那般极端,她们也有两个传人,甚至不止,只是在争夺中一个只能修炼姹女大法,胜者则是才有机会学习天魔功。失败者,只能是失败者,失去自身的未来,化身以色诱人之辈。比起慈航静斋来说,往往要凄惨一些。

    前一代。

    梵清惠与碧秀心。

    祝玉妍与闻采婷,旦梅。

    这一代。

    师妃暄与秦川。

    婠婠和白清儿。

    都是如此。

    甚至,在覆雨翻云中慈航静斋同样是双保险,有着两个传人秦梦瑶和靳冰云。

    秦川,便是慈航静斋的后手。

    原本在慈航静斋的安排中,也有过设想师妃暄的失败,只可惜所有人都万万没有料到传人师妃暄刚出门便出现了问题。这让身为斋主的梵清惠有些迷茫,颇有一种自己多年来带出了一个叛徒出来的错觉。

    这才下山了,就到敌方去了。

    但梵清惠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以她看着师妃暄长大的经历,以她对自己徒弟的了解,定然是出现了什么问题。

    师妃暄绝对不会背叛师门的。

    而且直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之后,梵清惠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

    为此,梵清惠也不得不将隐藏在后面的秦川给派了出来。

    “所以!”

    “师姐是究竟爱上了这个杨倓,从而不顾一切,一如碧秀心师伯!”

    “还是受到了控制,迫不得已?”

    带着竹笠,被轻纱遮掩的面孔仍然掩盖不了心中的疑惑,秦川来到这江都城已经三天的时间了,她一直都保持的小心翼翼,哪怕自己的模样并没有外人见过,可秦川仍然不敢丝毫分心。

    因为在她看来,自己师姐师妃暄的模样也没有几个外人见过吧?

    可是她在游历了江湖,去了彭城之后,便没有了踪迹。

    再次出现消息的时候,便是在江都的那道震惊天下的宣告。

    从李阀三小姐李秀宁的话语中,秦川已经大概的了解了一些情报。

    在思考分析了许久之后,秦川认为自己师姐出现问题,只怕与那当初突然出现在彭城的花魁一枝独秀月倾池脱不了干系。而且尤其是眼下月倾池已经很明显的确定为了燕王杨倓的心腹。

    在宇文府中的疯狂杀戮,让秦川大概的推断出了这个女人的武功十分厉害。

    以师姐剑心通明的境界,面对对方的突然袭击,以那月倾池奇诡的手段,师姐落入对方手上的概率非常之大。

    秦川之所以不敢近距离观察,甚至潜入王府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这个名为月倾池的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