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21章 玩战术的人心都脏!(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番激战,在双方各自丢下不少尸体之后,张须陀的攻城战暂时停了下来。

    城中。

    瓦岗寨一众将士在这一刻也亲自感受到了眼下大隋中最强大军的战斗力到底是何等恐怖。接连不断的攻击,几乎让城墙破碎,差一点就被张须陀的大军给生生的攻了进来。

    如果不是地势的缘故,使得张须陀大军的位置不是那么好的话,加上瓦岗寨易守难攻,只怕他们会被一战而下。

    其中最为震撼的当是这一群江湖中人,比如秦川,比如候希白,以及那群佛道中的高手。

    也只有在那种大混战之下,才会让这群寻常高高在上的江湖好手,真正感受到生命的渺小,无时无刻的都有人在死去,而且还是那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战争,历来残酷。

    反倒是经历了战争,行走在造反路途上的沈落雁等人没有这等心思,这样的场面对他们来说见过了太多。

    甚至红拂女此刻的心态都要比秦川和候希白两人要强。

    人,会在什么时候有着最大的善心?

    那是在感受到物伤其类的时候。

    悲天悯人之情,将是一般人最为浓厚的时候。

    当然,有一部分人并不在这其中,他们要么是经历的太多,整个人都处于麻木状态,要么就是喜好杀戮的感觉,杀人或者被杀。

    什么样的人的情绪会最为浓烈?

    一者是女人。

    女人可以柔情似水,也可以狂暴如洪,亦能冷酷如死水。

    秦川虽然无法胸怀天下,但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柔情的人。

    而另一者则是诗人才子。

    他们的情绪也颇为浓烈。

    就拿现在的多情才子候希白来说,他正处于这一类别。

    假扮守卫,已经入戏的白少棠十分无语的看着前面那两个站在城楼上眺望着远方的慈航静斋传人秦川和邪王传人候希白,一高一矮,一男一女两个人就呆在那里谈论着什么东西。

    随着白少棠运功,他很快便偷听到了这两人谈话内容。

    男的在咏诗。

    女的才抒怀。

    两个人一副悲天悯人的姿态,诉说着各自对生命之渺小的感慨。

    在白少棠的眼中,这邪王的弟子候希白其实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人,比起另外一个弟子杨虚彦来说,差了不少。

    而师妃暄的师妹秦川,现在看起来只怕也不怎么靠谱。

    秦川武功不差,以白少棠的眼力劲能够看得出秦川比起当初自己在彭城时候所见到的师妃暄,至多只差上那么一点。师姐妹两人在剑法上的境界高低相差不大,真正的差距是在为人和处事手腕之上。

    若师妃暄还在的话,只怕她这时已经是勾连瓦岗寨里的其他人,开始为大业铺路,寻找破局的方式,而不是如这秦川弄的跟一个小大人一样,站在高处感慨。

    尤其是在候希白作了一质量不差的诗之后,然后秦川想要跟进卡壳的尴尬境地。

    这不行啊!

    白少棠对此很不满意。

    在当初主体定下的计划是什么?

    是让他白少棠作为一个从天而降的人去拯救陷入危机的秦川,上演一出喜闻乐见的英雄救美。

    但现在看来,好像有一点问题。

    在江都的时候,看秦川虽然个头娇小如白清儿,颇有一种穷凶极恶之感,虽然有一些稚气,比较起来这应该还是一个狠人。但在现在的观察中,这压根儿就不具有什么狠人之像,反倒是一逗萝,浪费了一身穷凶极恶的资质。

    真正的计划是来自李阀的红拂女所策动,由瓦岗寨军师沈落雁所负责,其他人配合。

    而秦川……

    在这段时间里的观察中,白少棠竟然不知道这个慈航静斋传人到底是来瓦岗寨干嘛的?单纯的是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