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57章 戏精的对决(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夜风拂过。

    气氛一如河水的冰凉。

    秦川和候希白两人的心情在这一刻几乎沉到了极点,在瓦岗寨里两人已经见识到了月倾池的可怕,那诡异的武功,可以说已经足以让人极端警惕了。

    当时那么多人都没有成功,眼下三人的结局只怕是已经注定了。

    然而就在秦川和多情公子候希白心中绝望的时候,事情的展确是乎了两人的预料之外。

    “哟!”

    目光在秦川和站在水里抓鱼的候希白两人的身上收回,月倾池的视线最后定格在了我白少棠的身上,视线尤其是在对方手上提着的河蛙上面停留了一下,在月倾池的眼中,那就是眼前三人的头顶正在不断的-1-1-1的数字飘过。

    “我说在当时怎么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原来那不是错觉,而是事实!”

    “好久不见!”

    “我的好师弟,白少棠!”

    月倾池带着笑意一点一点的道出了让秦川和候希白两人惊骇的话语,“我还以为你死了,没想到还真是命大啊!”

    “……”

    白少棠面色淡漠,脸上神情冷漠至极。

    在这一刻,他的内心在咆哮。

    果然。

    月倾池再度改了剧本。

    原本的剧本安排不是这样子的。

    这是第几次呢?

    之前对沈落雁和徐世绩的安排也被月倾池进行了修改,当然在最后她的计划算是劝服了自我杨倓,于是在投票中,我白少棠被二比一输了。

    而且在最后的思索中,哪怕是白少棠也不得不同意那样的安排是非常符合他们的利益。

    只不过白少棠对于月倾池的些许手段看不过去,代表了道德之称的他不喜欢月倾池行事的肆无忌惮。

    只是现在月倾池想要干吗?

    更改了剧本,虽然不知道后面的故事该如何展,但是白少棠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演下去。这月倾池想要拿出影后的气势来压迫自己,用以达到本我压制我的目的,那么他白少棠定然要回击。

    我,本就该压制,管束本我。

    “哈!”

    一声轻笑,白少棠直接将头上的头盔给摘了下来,露出了自己那藏在最里面有些灰白相间的头,苦笑道:“没想到还是被你现了。”

    一旁。

    秦川和候希白两人心中大惊。

    这是什么?

    两人只觉得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在逃亡的过程中,秦川和候希白已然现了这个白姓侍卫的奇特之处,只不过在那时没有必要将这些东西提出来,那纯粹是自乱阵脚而已。但以秦川和候希白的心性,自然是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比如这白姓侍卫的武功似乎要比想象中的要好。

    而且在他的身上还有一种温文尔雅的味道。

    这!

    不该是一个在瓦岗寨义军中的侍卫该拥有的。

    在当时秦川和候希白虽有猜测,但在李密与白少棠换装逃亡之后,两人反倒是将这个疑惑给压了下去,直到现在,这个疑问再度被摆在了明面上。

    这……

    认识?

    师弟一词所代表的含义不言而喻。

    一时间,心思最注重的秦川便开始怀起自己几人逃亡的过程是否被泄露等等一系列的东西来。

    她的心思比起出身魔门的候希白要来的更为的黑暗。

    只是两人在这一刻心思各异,却是没有任何的动作,戒备至极的时候,秦川也想到知道这究竟是什么原因。秦川和候希白两人潜意识中似乎意识到了一个好似碧秀心,祝玉妍与石之轩的爱恨情仇的狗血八卦故事。

    而且看着月倾池,她的注意力很明显便落在了白少棠的身上,对秦川和候希白只是投注了最为简单的关注与警惕。

    “……”

    松开了被被束缚之后的头,白少棠已然恢复了当初化身去教导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刀剑合璧时候的大概模样。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在之前裹了一身皮甲,身上装扮不咋样的侍卫的时候自是看不出有多少的俊雅,但与李密换装之后,他的气质就增长了那么一分,可仍然没有恢复到一开始的时候,毕竟白少棠还是带了一个头盔。

    就如同一个美女裹得五大三粗从南北极刚出来一样,也看不多身材多妙,模样多美。

    而这个时候,借着月色观察,秦川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

    不同秦川和候希白的心情,白少棠这个时候心中不断的在自我吐槽。

    月倾池的举动无疑是乎了原先剧本的安排,本来在计划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