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69 真正的目标(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阴后祝玉妍脚步停下,轻轻的撇过头,柔和的目光落在了抱剑而立的独孤凤的身上,正式用认真的眼神打量起了这个晚辈来。

    已经有很长的时间让阴后祝玉妍没有遇见过胆敢想她挑衅的晚辈了。

    哪怕是自己的徒弟婠婠在剑道上与这独孤家的小凤凰一决之后输了,但对阴后祝玉妍来说,却也不过如此。太长的时间里,她已经没有见过能够这般肆无忌惮的朝着她挑衅的年轻人了。

    无疑。

    眼前的独孤凤是第一个。

    甚至在祝玉妍看来,哪怕是死对头慈航静斋的传人,面对她也不会这样直接挑衅,最多选择言语上的试探,用名声前辈什么的来反制,而不是直接硬戳戳的采取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挑衅。

    “看来姑娘便是独孤凤吧?”

    “尤楚红的身子骨还硬朗吗?也别是老的需要拄着拐杖了吧?”阴后面对这样的挑衅反倒是没有在意,看起来颇有一种长辈看待晚辈的味道,对其散出来的剑意视而不见,反而是开始拉起了家常笑说道:“也不知道独孤姑娘习得了尤楚红的碧落红尘剑法的几成!”

    独孤阀自沉寂下去之后,整个门阀中真正堪称宗师高手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几乎已经成了糟老婆子的尤楚红。

    她们是同一时代的人。

    “看着姑娘你,倒是让本座想起了当初尤楚红的风采。”

    “比起来,现在的你唯一比尤楚红当初多出来的优点便是勇气。”

    笑容中,阴后祝玉妍眼眸深处好似浮现出了过往那尤楚红的身姿,对比起来,在她看来年轻一辈眼下都要差上不少。在当初,那尤楚红便有点疯,但在祝玉妍的眼中倒也还好,却也知进退,识时务。

    可独孤阀……

    唔!

    有些痴。

    剑痴!

    这份勇气,她祝玉妍的徒弟婠婠也有。

    “但,你身为独孤阀的人,更应该知道礼数!”说到这里的时候,阴后的面色立即沉了下来,淡漠的目光带着强大的压迫气势直接迎了过去,将那挑衅的剑意压得嘎吱作响,就好似一柄利剑正在被一股无形的力道强行扭曲。

    言下之意是她阴后是与尤楚红同辈人,是她独孤凤奶奶一辈的。

    晚辈。

    你至少要将她当成奶奶尤楚红来对待。

    独孤凤自然是听明白了这话中的深意,一时间本就气氛的心情这个时候更不好了。

    尤其是当阴后祝玉妍笑容满面,容光焕的对着燕王杨倓笑的时候,这股不爽几乎要达到了顶点。

    这……

    面对我独孤凤的时候是奶奶?

    当着自己小徒弟燕王的面则变成了姐姐?

    这种极端的区别对待,可谓是让独孤凤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深吸了一口气,独孤凤压下情绪,强行冷静了下来,心道阴后果真是名不虚传,整个人一如对方之言语那般难以对付。

    她独孤凤是晚辈,还得受着。

    这便是面对极端强势前辈时候的难处。

    当对方还是魔门宗师的时候。

    嗯?

    不对!

    这老女人好阴险!

    忽然,独孤凤似乎现了什么,猛地反应了过来。

    “咦?!”

    目光稍显诧异,阴后祝玉妍的脸上划过诧异之色,刚刚的言语间她已然在不知不觉间施展了天魔秘,用魔门秘法引动了独孤凤的心绪,但在这个时候,祝玉妍却现在自己灵觉之中好似一道寒光闪过,独孤凤将她自身因为她言语所造成的心绪波动的源头——毛躁的情绪给斩落了下来。

    刹那间,独孤凤竟是再度恢复了冷静。

    “好资质!”

    即便是身为阴后,祝玉妍也不得不赞叹了一声。

    说到这里的时候,祝玉妍回过头扫了自己的两个徒弟一眼,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