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74章 变强了,但也变秃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客栈。

    那不堪回的逃亡日子终于结束了。

    看着眼前的美食与美酒,多情公子候希白不由感慨不已。

    他堂堂邪王石之轩的弟子,花间派的传人,行走江湖光凭风流倜傥就能吃饭的本事,却哪里会想到有那么一天被人追到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地步,被追的需要喝凉水来果腹的境界。

    现在想想倒也是一段有趣的过往。

    啧啧!

    感叹了两声,候希白这便让店小二带着食物和美酒跟随着他一起走进了房间。

    因为门牙被白少棠用脑门儿撞没了的缘故,堂堂的慈航静斋传人秦川处在一个很尴尬的时候,可以说在某个方面秦川只怕宁愿自己受到重伤,也不愿意碰见这样的情况来。

    身为慈航静斋的传人,历来是口才比剑法更为厉害。

    这下好了。

    少了两颗门牙,秦川这个传人失去了她最大的武器。

    房间里。

    秦川安静的端坐在那里,她的目光正落在眼前这个面色疲惫不堪,有着一头白头的男子身上,视线已经很长时间定格在对方的身上了。

    她没有看错。

    眼前的白少棠身上那奇特的忧郁气质越的浓厚了。

    在自我废弃了一身武功之后,白少棠便成为了一个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而且再加上功力的废弃,他整个还出现了空虚的迹象,使得身体要比普通人还要虚弱。

    现在的白少棠正面带淡漠之色,唯有那双清澈的双眼才会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哀伤之感。

    刚推门走入房间,多情公子候希白便见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尤其是在目光对上了白少棠那双眼睛之后,还要那随意的披在身后的苍白之,即便是身为男人,候希白也几乎在一刹那间读懂了那潜藏在双眸之中的悲哀之色。

    那一战,正式造就了眼前这个几乎保持安静,沉默了一路的男人。

    心伤。

    绝望。

    很多的负面情绪都在白少棠的身上流转。

    果然。

    这眼神,连他一个男人都心生不忍。

    随后,候希白的目光又落在了秦川的身上,见到的是秦川这个慈航静斋传人的面色稍显的有些奇怪,好似正在走神之中。

    一路北上的过程中,秦川更多的便是在关注这一点,她很担心这个男人一蹶不振。毕竟在白少棠的身上隐藏着太多的东西,不管白少棠与月倾池这师姐弟之间的争斗,那爱恨夹杂的复杂故事,都让身为慈航静斋传人的秦川知道她有了一个极大的收获。

    燕王杨倓突然的崛起,加上师姐师妃暄的做法和失踪,可谓是让慈航静斋的计划安排出现了极大的纰漏,整个都陷入了被动。

    而瓦岗寨一战,更是惨败。

    这使得慈航静斋的局势更难。

    毕竟在这天下间,慈航静斋的敌人从来就不止一个。

    作为死对头的阴癸派,还有那魔门中的其他门派势力,以及江湖上那些有着熊熊野心的人,只怕都会做出符合自身利益的抉择,会落井下石。

    所以——

    她秦川这一路来所要做的便是要走入这个看起来封闭了自己的男人的内心之中。

    白少棠,将会成为佛门手上对付燕王的最为锋利的武器。

    当然。

    秦川是绝对不会承认这个颓废忧郁的男人很好看,尤其是那双满含忧郁,堪称会说话的眼睛,更是让她喜欢不已。

    少女秦川有一种很奇特的兴奋之感。

    那天晚上的一战还历历在目,两者的交锋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东西很值得让人深思。

    情之一字的纠葛。

    当大义横亘在中间的时候,故事便会复杂了。

    在秦川的眼里,白少棠与月倾池的故事便离不开这两点。

    只不过月倾池心更狠,而白少棠性子要柔弱善良太多。

    在回归的过程中,秦川花费了好大的气力才从白少棠的口中了解到一个故事,那便是这个本该与月倾池身份一般无二,是燕王杨倓真正心腹存在的男人竟然从来没有杀过一个人。

    点道为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