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我穿越了我自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275章 我们研究决定,皇后属于你了。(第1/2页)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安静。

    在房间里只有三人吃菜的声响。

    许久。

    多情公子候希白给白少棠倒了一杯美酒之后,这才开口问道:“白兄,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候希白这句话算是为秦川来问的,在他和秦川两人带着白少棠逃离了月倾池的追杀之后,对于白少棠未来的安排,其实候希白早就有了答案。

    当然。

    他候希白只不过是敲下边鼓,帮师妃暄的师妹秦川说下话而已。

    从头至尾,候希白都只是来帮忙而已,为的是那份对师妃暄的隐藏情谊。

    虽然他候希白乃是花间派传人,更号称多情公子,历来都是行走在花丛之中,可在面对同样出身慈航静斋的传人秦川的时候,候希白并没有体会到当初师妃暄带给他的感觉。

    而且,为了不给眼前头已经彻底灰白的男人带来影响,候希白更是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折扇插在了腰间,一路来压根儿就不在使用这件物品。

    毕竟在上面有着那月倾池的模样。

    两次战斗,两幅画。

    而最精彩的莫过于那天晚上月倾池与白少棠两人的刀剑争锋。

    如果这折扇拿出来,只怕会直接给这个本来就感情受到重创的男人再度带来危机。

    “接下来怎么办?”

    放下手上碗筷,白少棠呢喃着重复了这一句话,脸上尽是迷茫之色,眼中更是充斥着茫然。足以称之为影帝的演技自然而然的爆出来,配合着呆失神,在候希白和秦川两人的面前,眼前的白少棠明显就是一个显得慌乱,失去了人生目标的人。

    “我不知道。”

    他迷茫了。

    正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茫然无措。

    需要进行未来人生之中的关键抉择!

    是前进?

    还是后退?

    又或者左右之别?

    每个选择都会带来不一样的后果。

    落在候希白和秦川两人的眼中,他们看到的便是这样的情况。

    那一战,既失去了武功,更是失去了人生目标。在逃亡一路来,接触中了解到这个白少棠其实是一个很随遇而安的人,这般情况正是告诉了两人对方的心态出现了巨大的问题。

    他,白少棠,此刻需要人生导师。

    “你跟我走吧!”

    出声的是秦川,虽然在说话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抬起袖子遮掩住嘴巴,但她还是直接给这个男人做出了他的人生选择:“现在的你伤势不轻,更是失去了武功,现在的你就没有任何的自保能力。”

    “如果那燕王派人追杀,你压根儿就逃不掉。”

    说到这里的时候,似乎想到了什么,秦川还是压制了自己的冲动,将那袖子放了下来,目光幽幽的盯着还在陷入人生迷茫境界的白少棠。

    算了。

    就在场加上自己三个人,自己什么情况大家都清楚。

    更何况自个儿的两颗门牙还是被白少棠给撞没的。

    如果不是白少棠眼下武功尽失,更是身心受到了巨大的重创,只怕秦川还真心怀疑这白少棠当时撞掉她门牙的时候到底是打着什么样的心思。以秦川那多疑的性格,绝对不会是像现在这样安稳。

    撞掉了自己的门牙,就想要甩手不管,哪里有这么便宜的好事!

    迎着白少棠的目光,秦川的语气停顿了一下,随后认真说道:“候希白不合适,他与魔门的关系不浅,若是跟着他你会更加的危险。这样,你跟着我吧,我来想办法保证你的安危,不会让燕王有任何的机会来对你下杀手。”

    说了这么多,秦川只怕没有明着拍着胸脯告诉对方跟着自己混,她秦川来保护对方了。

    说完,秦川便低下头,开始用筷子夹起面前的菜肴起来,压根儿不用目光去理会白少棠,整个人淡定无比。

    “……”

    一旁。

    多情公子候希白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秦川,出身花间派,极为擅长流连花丛的候希白在心中暗笑,这秦川打着什么心思不言而喻。

    白少棠对佛门,对慈航静斋有大用。

    跟着他,自然是找死之举。

    在之前的逃亡中,以及调查得到的情报中,阴癸派已然与燕王进行了合作,燕王那边可是有着不少的魔门中人。跟着他,不说安隆师叔,只怕那隐藏起来的师傅都会出来了。

    一旦究其缘由,这,候希白还真是顶不住。

    搞不好第一个被清理门户的不是白少棠,而是他多情公子候希白。

    唯一让候希白稍显意外的是,如果刚刚自己没有看错的话,好似秦川的脸色稍显怪异……唔,有些粉。

    嗯?

    不会吧?!!!

    似乎想到了什么,候希白的神情顿时低迷起来。

    这算啥?

    同人不同命?

    抬眼瞅了瞅白少棠,那花白的头,俊朗的面孔,还有那几乎可以说说话的眼眸。

    哪怕是有着多情公子之称的候希白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着极大的资本,整个人的身上有一种很奇特的气质。

    那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眼花,候希白总有一种看到了自己师傅的错觉。

    邪王石之轩在正常的时候,气质就大概是这样。

    所以……

    这是我候希白当初的气质培养方向不对?

    不提多情公子满肚子的戏,面对秦川的邀请,白少棠终于回过神来,他的目光在秦川的身上停留了半晌,这才叹了一声,点头应了下来:“好。”

    听到让人满意的回答,秦川不由笑了。

    弯弯如月牙般微眯着的双眼,俏脸上尽是明媚之色。

    高兴之下,秦川给自己夹了好大一筷子菜。

    ……

    与此同时。

    江都。

    燕王府。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